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八 破阵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外面忽然一暗,赫连午惊道:“道长,火灭了!”

    无心方才放出一道火墙,火光熊熊,映得周围一片明亮,此时突然灭掉,洞中登时暗了下来。无心知道自己这木郎大咒没能布全,木郎大咒又称四海龙神咒,但自己情急之下,只布得南海祝融一路,这火势只是幻术,必不持久,只是没想到那九柳门之人如此之快便能攻破。他拔出剑来,道:“快走,去胜军寺!”

    莎琳娜听得“胜军寺”这三个字,身体微微一震,立刻跟着无心走出洞去。赫连午心中还多少有点怀疑,但见莎琳娜也走了出去,连忙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了洞外,雨已经稀疏了许多,周围也变得一片死寂,无心正站在两株竹子中,凝神听着什么。赫连午走过去小声道:“道长……”无心手一挥,道:“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不时有微风吹来,但这阵风全无清爽之意,反倒有一股腥臭。赫连午看了看四周,心中有些发毛,小声道:“我是说,胜军寺在哪边?”

    突然,又是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映得人面目俱白,活人也与僵尸无异。借着电光,无心看到了一个黑影如纸鸢一般正飞起来,落到了自己头顶的一根竹子上。他脑中灵光一闪,惊叫道:“尸居余气七杀阵!”手中长剑猛地挥了起来,一剑斩向那黑影附着的竹子。

    那人站的这根竹子足足有三四丈高,人站在头上,将竹梢也压得弯了下来,这人也不曾想到会在这节骨眼上突然出现一道闪电,脚下一虚,竹子已被无心斩断。这人叹道:“真是可惜,这小贼道运气可真好。”他破了无心布下的那残缺不全的木郎大咒,只消再有片刻之功,就能布成这尸居余气七杀阵,到时将三个人一网打尽,没想到一道闪电使得计划功亏一篑。这人脚下的竹子一断,人已一跃而起,如一只大蝙蝠般飞到边上一根竹子上,双手所结手印仍然不乱,极快地变了几变,喝道:“起!”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却是一个闷雷落下。这个雷仿佛落到了地上,四周的泥土也飞溅而起,赫连午惊得双眼圆睁,只道惊雷下击,眼前一黑,一片泥土已如暴雨般打上脸来。他袖子一展,挡在莎琳娜跟前,叫道:“莎姑娘,当心点!”

    泥土细细碎碎,带着一股腥臭之气。赫连午把袖子挡在眼前,还没等睁开,却听得无心叫道:“快进胜军寺!”声音极是惊慌。赫连午心中诧道:“他这么急做什么?”却听得莎琳娜道:“先生,那些是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些僵尸没有出现,周围却多了七点碧火,蓝幽幽地不住闪烁。雨仍是很大,但这几点碧火却似丝毫不受影响。无心已盘腿坐在地上,泥水沾得他浑身都是。他左手持剑诀立在胸前,右手的长剑拄在地上,那几点碧火如恶兽的眼睛正慢慢向当中逼近,只是到了三四丈外又停住了,仿佛碰到了一堵无形的壁垒。听得莎琳娜的声音,他低声道:“这是那妖人的阵法,你们快走,我挡不了他多久!”

    黑暗中,从头顶传来那人的“扑嗤”一笑:“死到临头了,还要挣扎吗?”随着他的笑声,那几点碧火突然亮了许多,竹林中本就一片翠绿,有这绿火照着,正是绿得发黑。无心只觉身上压力陡然增大,已不能再端坐了,一下站起,踩了个禹步,喝道:“还不走?”

    赫连午道:“莎姑娘,我们快走。”刚要举步,却又倒吸一口凉气,失声对莎琳娜道:“莎姑娘,往哪儿走?那寺院在哪儿?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竹林已经浸在一片白雾之中。雾气浓得如同棉絮,几乎要凝固起来,隔得几步便已看不清了。莎琳娜从怀里摸出一个罗盘看了看,只是那罗盘不住地打转,根本指不了方向。她道:“无心先生,该往哪儿走?”

    无心也已发现周遭有异,喃喃道:“道行可真是不浅啊。”他马上嘻嘻一笑,道:“莎姑娘,你别怕,这只是雕虫小技,我给你们开条路。”他从怀里摸出一道符,往地上一按,长剑一抖,在这道符周围画了一圈八卦,口中极快地念了道咒。随着咒声,那道符“嗤”一声点燃了,在地上那圈八卦中滴溜溜地转,突然定住了,向兑位疾射而出。无心道:“快跟着这道符走!”

    符纸燃起的是黄火,射出时便如一柄长剑,周围的白雾被这道黄光一冲,像是劈开了一条缝,那七道碧火势头也随之一挫,似乎暗淡了不少。赫连午正要向前冲去,却听得莎琳娜惊叫道:“有虫子!”

    九柳七杀尸居余气阵,乃是九柳门至高绝学,与竹山教的尸磷火术很相近。这个阵势一旦发动,阵中活物尽杀,不余孑余,此时地下的蚯蚓蚂蚁蟋蟀之类纷纷爬出,密密麻麻地似铺了一张地毯,方才什么都看不清,看不到时也没什么,无心的符纸一燃,莎琳娜已看得清楚,不由心中发毛。她胆气甚豪,却终究还是个少女,看到地上虫豸蠕蠕而动,只觉心头发毛,不敢举步。

    赫连午道:“别管那个了,快走!”他不知这些道学术士用的是什么,着实不愿再在这地方待下去。虫子他是从小就看惯了的,倒不害怕。他拉起莎琳娜的手猛地向着符纸射出的方向冲去,此时那一点黄光已经远了,却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,倒似开了一个甬洞。

    他们刚一离开,无心的脸登时沉了下来。正在施法的九柳门门徒法术高明之极,看样子与当初竹山教的松仁寿相差无几,他实是没底。他又从怀里摸出一张符来,嘴里爆豆一般念道:“景中真主,威镇九天。手捧三素,足蹑九玄。金虎闭日,飞龙远乾。黄神秉钺,绿齿扬鞭。玑行五半,平调七元。三天力士,杀鬼万千……啊唷!”

    原来这一段是五雷混合咒总诀,无心心知对手法术高深,单以五雷混合咒的任一种都对付不了他,唯有以九九归一,九天心咒同时使出,方能将九柳七杀阵一举击破。只是这总诀念起来没有各咒那么容易,有好长一段,脚下又要踩着禹步,若是平地上还好说,偏生这儿是个竹林,每一脚踩出,不是踢着竹根,就是绊着竹鞭,越急越不成调,更难念完。正心急火燎地念着,忽然脚下一痛,也不知踩着了什么,口诀哪里还念得下去。口中一停,绿火猛地直冲云宵,成了七道足有丈许长的光柱,白雾越发浓厚。无心吃了一惊,心道:“又有人来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看不清施法的对手,却也感觉得到对方的力量一下子又增大了一倍。敌人本已在全力施为,先前绝无隐瞒之理,唯一的解释便是敌人又来了个帮手。

    无心手中捏着那道符,心中不禁犹豫。九天心咒用得如此不顺,如果使出来,只怕已击不破对手的七杀阵了,自己反倒要失陷在阵中。可不用这九天心咒,莎琳娜与赫连午两人便功亏一篑,仍然逃不出去。他本已在打逃跑的主意,只是想到莎琳娜软语温存的样子,实在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也正是此时,远远地听到赫连午惊叫道:“小道士,火灭了!”

    那道指路的符火灭了,赫连午只觉周围一下又沉入黑暗。此时他们已冲出那磷火范围,却似堕入一片漆黑的胶水中,便是走也走不动了。赫连午心中一慌,大叫道:“小道士,小道士,你还活着吗?”但耳边只能听得密密的雨声。他心中发慌,忖道:“糟了,不要又是个圈套吧。”

    他本已是惊弓之鸟,眼前又什么都看不清,方才听了无心的话,沿着那点黄光冲出,可冲出没多久,却觉得周围越发看不清路途。正不知所措,耳边忽然听得莎琳娜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莎琳娜说的是一种他不懂的话,似吟似唱,却极是好听。声音

八 破阵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