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楔子 烈焰惨死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一扇窗户被一股强风贯进,敞开了半边。凛冽的寒风肆虐的刮着,今年的冬天仿佛比往年更冷更长。

    娇娘打了个哆嗦,忍着疼痛转头看向窗外,盈月当空,丝丝缕缕笼罩进来。

    “等月亮圆的时候,本王就回来,你安心在家等我,照顾好我们的孩子。”他笑着摸了摸她微微隆起的肚子。

    那声音言犹在耳,可月已经圆了六回,她还是没有等到他。

    殿下,你若再不回来,恐怕娇娘再也等不到你了。

    突然,门“咯吱”一声打开,一缕昏黄的光亮透进幽暗的房间,娇娘心头一亮,“殿下!”

    “殿下?这里哪有殿下?”随着屋门大开,盈盈走进来一个穿着艳丽服装的女人,身后环婢萦绕,昏黄的光映照在她笑吟吟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是怎么了?哭的如此伤心?你才生下孩子不久,可不能掉眼泪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面孔渐渐清晰,娇娘眼中霎时迸发出无尽的恨意,哑声道“花媚娘,你这个贱人,你把孩子还给我!”

    花媚娘看着瘫在床上的人,那张昔日明艳照人的脸上纵横交错,布满了狰狞可怖的血痕,那纤纤玉指上还沁着血珠,她的双腿上沾染了血迹,像两条灌了泥的沙袋,连婉转动人的声音都变成如老太太一般苍老沙哑。

    不禁,快意的勾起嘴角。

    这可都是她的杰作啊。

    “妹妹何必如此疾言厉色,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能照顾好孩子哪?你安心,他放在姐姐那,姐姐一定替你好好待他。”

    娇娘张牙双臂往前一扑,撕裂着声音喊道“他是我的孩子,你把他还给我!”

    就在半个月前的晚上,她生下一个男孩,却不想,还没给她喘息的机会,花媚娘就带着人将孩子抢走,并命人仗杀了她身边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,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轮番遭受毁容,断腿,炭喉,针刑……只要所有能让她生不如死的折磨,都在她身上经历一遍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到,往昔对自己关爱有加的长姐,不过是用伪善的面具欺骗她。

    先是哄诱她嫁进瑞王府,帮助她夺宠,然后等她有了身孕,再谎称自己也有了,待她生子后,再抢走孩子,充当是她生的。

    花媚娘侧身一躲,娇娘滚到地上,她冷哼一声,一脚踩在娇娘那渗着血的手指上,用力碾一碾。

    十指连心,娇娘痛叫,但嗓子里却只发出低沉的悲鸣,似一匹濒临死亡的孤狼,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,为什么!”

    她一直以来都听她的话,从未逆过她的意,为什么她要对自己这么残忍?

    眼见着手指上流出的鲜血,花媚娘发出舒畅的喟叹声,娇娘越是痛苦,她心里就越舒服。

    她慢慢蹲下,将娇娘的头发狠狠薅住,“为什么?妹妹,你是真傻啊,我为什么难道你心里不清楚!”

    因疼痛而扭曲的眉毛倏然一展,娇娘颤声

楔子 烈焰惨死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