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一章突如其来的穿越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“坏了,自己怎么睡着了?”张俊平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咦?我的胳膊?”随即张俊平发现异常,自己那冰冷的左臂义肢,居然感觉到了温度,把左手举到眼前,不再是义肢,而是一只年轻有力的手,手掌上有许多老茧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我在做梦?”随即张俊平又发现,自己此时并不是在会场上,而是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房间布置简单,但是古色古香,一张帐床,一张圆桌,四个圆凳,还有一个橱柜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郎君醒了?”一个苍老,带着浓郁的河南口音的声音传来,话语里透着关切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张俊平疑惑的看着这个古装打扮的老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

    自己不是在开会吗?

    

    恶作剧?

    

    张俊平刚要说话,大脑深处传来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啊!”张俊平大叫一声,跌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郎君!郎君!快,快叫郎中!”耳边恍惚传来一阵叫喊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张俊平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,他的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,突然钻出来许陌生的记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许久之后,这快进式的电影才结束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俊平出了一身大汗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福伯,我没事!”张俊平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郎君,你可千万保重身体啊!钱财没了,只要人还在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”张福脸上带着真挚的关切劝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让福伯担心了!”张俊平从床上起来,皱了皱鼻子,刚刚出了一身大汗,身上有一股酸臭味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福伯,让人烧水,待我洗漱一番之后再说!”张俊平吩咐管家张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洗漱一番后,张俊平神清气爽的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才有心情打量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是一出很大的庭院,青砖青瓦,院子里种着牡丹,芍药,月季等花卉,还有一株很粗壮的梅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这并不是梅花开放的季节,三伏天,知了热的都没有力气鸣唱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俊平坐在书房里,思考人生,想起这具身体遇到的麻烦事,忍不住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世自媒体上有好事者总结了许多穿越之后该做什么的文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此时,张俊平只想说,狗屁,哪有什么计划,我现在只想知道,谁动了我的万贯家财!

    

    穿越固然可喜,穿越成权贵之家的长房长孙,更是可喜可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,那万贯家财在前身回乡守孝的时候,被二叔给败光了,可就不那么美好了!

    

    张俊平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只是在一个学术论坛的会上眯了一会儿,一睁眼居然跑到了宋朝,还是北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最操蛋的是,附身的这位主角,刚刚守孝归来,发现祖宗留给他的万贯家财被自己的二叔给败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万贯家产啊!

    

    一贯等于一千钱,一千钱可以买三四百斤大米,所以一贯可以约等于后世的一千块钱,万贯家财,那就是一千万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真是败家子啊!

    

    见过坑爹的,见过坑儿子的,还有坑爷爷的,还是第一次遇到连侄子都不放过,一块坑的!

    

    好在张俊平十几年的军旅生涯,锻炼的神经足够粗,适应能力超强,很快就接受了现实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生活就像那啥,反抗不了,就要学会享受。

    

    已经做好享受准备的张俊平,现在不关心钱是怎么没的,只关心还剩多少。

    

 

第一章突如其来的穿越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