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二百六十章 方糖与茶叶梗(二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r/>
    厚重的防盗门一打开,易龙便一脸堆笑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段越见状,很是高兴,忙站起来迎了过去:“怎么样,我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
    易龙刚挤出的笑容瞬间僵在脸上:“呃……还得委屈你再呆一阵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段越一脸悲伤,刚想发脾气,却突然发现易龙的脸上新添了好几处新伤。昨天她就发现他的脸颊破了一小块,今天更是夸张,整个左边嘴角都肿起来了,现在还渗着血,右边的眼眶都青了,眼角那里有一处半寸长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啊!你怎么伤成这样……”段越双手捂住了嘴巴,吃惊问道。

    易龙就像没听到段越的话似的,笑呵呵地提起一个好大好大的塑料袋,放在餐桌上,一样一样地往出拿东西:“知道你嫌弃,但没办法,今天啊,只能龙哥我陪你过这18岁生日了。哦对了,你是18吧?”

    段越怔愣地看着易龙在那儿自说自话,眼帘模糊。

    “来,看看喜欢吃什么!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啥,就瞎买了。喏,寿司、肠粉、烤鳗鱼、椰子冻、签子肉,还有十三香小龙虾,不加辣的。”

    易龙说着托起了一个精致的蛋糕盒,抬头笑了笑:“这个抹茶蛋糕小了点儿,不过这个点儿做不了大的了,我跑了好几家,这个算最大的了,你就勉为其难吧。”

    段越抬起手,抹了抹眼泪,怒气冲冲走了过来,一把抓过易龙托着蛋糕的手。

    “哎哎,你干啥呀,蛋糕要掉了!”易龙赶忙把蛋糕平放在桌子上,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,不敢看段越的眼睛,好怕她质问自己为什么没办成。

    谁知段越那双温暖的小手竟托起他的脸,严肃说道:“我是在问你,你怎么伤成这样?”

    易龙一愣,木然地看着段越,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三爷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还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都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易龙挣脱开段越的手,头埋得更低了:“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本来就是我们先绑的你,现在,答应放你回去,却没办成,都怪我太无能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无能又无力的感觉从易龙的童年开始,就恣睢无忌地吞噬着他的自尊,一直伴随了他小半辈子。可以说,他的成长,就是一个逐渐认识到自己无能的过程。现在,这种凹糟的感觉出人意料地达到了最高点,让他无处可逃,五内俱崩。

    “这口子这么长,得去医院缝一下吧!”

    易龙惊讶地抬起头,望着段越那张焦虑的小脸,发现她根本就没在意自己在说什么。易龙鼻子有些酸,却强作平静道:“不深,缝什么缝,是个男人就不能缝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要消毒。”小姑娘一改平日的温柔,寸步不让。“你家有没有消毒碘、消毒粉之类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有一瓶碘伏,很久之前猴子买的,怕是都过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找出来!”段越命令道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易龙无奈,像具提线木偶一样,去开锁、拿碘伏和棉签。

    段越看了看日期,皱了皱眉,果然过期了。

    易龙见状赶忙说道:“真过期了啊?没事,这玩意儿,过了保质期,也就是药效差了点儿,照样用。”说着便抢了过来,拧开了瓶盖。

    “给我。”段越一把抢了过去,依旧冷面命令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易龙像木头一样把脸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段越扑闪着大眼睛,小心仔细地用棉签蘸着碘伏,一点一点给易龙的每一个伤口消毒。

    “嘶哈”

    “疼吗?”

    “疼,不过挺爽的。”

    “变态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全都涂好的段越心情大好,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易龙只觉得,整个房间都瞬间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眼妞儿,你笑起来真好看!看你笑啊,我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。”易龙又没正形地开起了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啊,是不是撩姑娘撩习惯了,跟从前的壮子一样,嘴上没个把门的。”段越嗔怪道,又想起了壮子,心里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喂,我说,大眼妞儿,你怎么就看上那个猪头了呢?”易龙不解地问道,拿过一瓶饮料,拧开,放在段越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。”虽然跟壮子刚分手,但是段越现在不想跟易龙提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的?你说你要是喜欢卓展吧,我还能理解,但是那个猪头,真不明白。”易龙也拧开一瓶饮料,咕咚咕咚喝下半瓶。

    段越有些不高兴了,赶忙反驳道:“壮子有很多优点啊!比如……呃……老实本分,心地善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般没啥优点的人都这么说。”易龙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他做饭好吃啊!”段越努力想着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算一个。”易龙撕开寿司盒,往嘴里放了一个,大口嚼着,也递给段越一个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段越接过寿司,咬了一口,味道不错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跟梦莹啊。你觉得她哪里好呢?”段越问得很直接。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她好啊。”易龙很坦白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见到漂亮姑娘就乐意撩一下,从小混街道养成的坏毛病,没想到一撩她就同意了,就在一起喽,我又没损失。不过呀,这是遇见你之前……”易龙顿了顿,抬眼看了看段越:“大眼妞儿,咱明人不说暗话,我就是喜欢你。要不,咱俩把他俩踹了,在一起过得了?”

    易龙这话说得轻松,依旧像往常一样油腔滑调,但鬼知道,他心里有多认真。

    段越白了他一眼,喝了口饮料:“你缺不缺德?”

    “也是,”易龙点了点头,眼里略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:“两个各有主的人在一块儿商量这事儿,就是奸夫,有够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片刻的沉默后,段越先开了口:“那个,抹茶蛋糕……我想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还管他们要了小蜡烛呢。不过这声控灯……”易龙抬起头,为难地望着这些没有开关的声控灯,第一次,发自内心讨厌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去拉电闸!”易龙一拍大腿,炮仗般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漆黑不见五指的房间里,一抹微弱的小焰苗幽幽亮起,橘色的火光照亮了少女大大的眼眸,温柔又明亮。

第二百六十章 方糖与茶叶梗(二)(2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