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二百五十九章 方糖与茶叶梗(一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杯,吹了吹:“咦?茶叶梗立起来了,看来会走狗屎运啊。”

    段越抬头看着易龙天真的笑,就像照片里那个孩子一样,不禁问道:“你也喜欢看动漫?”

    “动漫?啥玩意?”易龙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段越将额头贴在了桌子上,又抬起头,满脸同情:“果然,跟只会喝茶的老人家是没办法沟通的……就是扶桑国的动画片啊,壮子总看,里面总会出现茶叶梗立起来会有好事发生的桥段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易龙恍然,挠了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着:“扶桑国啊,我在那儿带了两年,就是那两年养成爱喝茶的习惯。不过他们那些个茶道我觉得很麻烦,我喝茶呀,就开水一冲,也甭管什么轻发酵、半发酵的,好喝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在扶桑呆了两年呢,说说看……”听到自己不知道的故事,段越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初二那年,我妈车祸去世了,我就不念了。在扶桑国打了两年工,那边花销大,也没攒下什么钱,之后就被三爷找到,接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段越忽然想到文叔曾经说过的,易龙是顾三爷的侄子,也可能是私生子的传言,正好赶上这个话头儿,便忍不住试探地问道:“顾三爷……是你亲戚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易龙那单薄的身子忽然变得很重,瘫靠在椅背上,两眼盯直勾勾着天花板上的灯,出了神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按理说我应该管他叫一声大伯,我爸是他的远方表弟,也是他的马仔。不过,我爸妈结婚刚三个月,我爸就死了,死于帮派械斗。九个月后,我出生了。他对我们母子不错,经常来看我们,每次都拿很多东西。再后来……我不在家的时候他也来,撞见过几次,我便不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道歉的,这在隐土邦里,这不是什么秘密了。”易龙自嘲地说道,随即歪过了头,看着段越:“床底下的照片,你看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段越一惊,立马将身子向后仰,双手紧紧攥在一起,羞愧得像只不知所措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“你动了我哪样东西,我都知道。”易龙再次将头仰向天花板:“小时候,我回到家,发现我放的东西被动过了,就很不爽,你懂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段越声音更小了,就快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,别跟我道歉。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妈……很漂亮……”段越实在不知说什么好,不知怎的,就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易龙冷冷一笑:“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包括他。后来听别人说,我爸妈的婚礼是他主婚的。那天,他看到了我妈,惊为天人。所以,我爸才会死。不,死的那个人是不是我爸,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怀疑……”段越瞪大了眼睛,大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是怀疑过,他到底是不是我爸。有的时候对我偏袒得要命,隐土邦许多弟兄都对我有些意见,碍于他,不敢说,我心里明镜的。但有的时候,他又对我特别绝情,连条狗都不如,真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我冤家。呵呵,我还真是悲哀,天天跟着的这个人,到底是我爸还是我杀父仇人都搞不清楚。”易龙说着说着有些崩溃,双手情不自禁地抹了把脸,满面衰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没想过去做亲自鉴定吗?”段越将身子往前探了探,很真诚地建议道。

    易龙将头转过来,面无表情地看着段越,有些嘲讽地说道:“怎么做?我拖着三爷去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,薅根头发就行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易龙突然大笑起来,拍着桌子,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段越被笑毛了,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头发?你还不知道吧,三爷他呀,是个秃瓢!哈哈,哈哈哈哈哈……那我,去拔他的眉毛?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段越有些懵了,半天才反应过来,也笑了起来,哂然道:“罢了罢了,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不过沉重的气氛因为一句玩笑就缓和下来,段越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响起了敲门声,易龙忙起身去开门,段越也赶紧憋住笑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小春将头探进来,递过一盒方糖,满面春色,小声说道:“哎龙哥,我刚才听见,你俩气氛挺热烈啊!”

    “滚蛋,别瞎说!”易龙狠戳了小春额头一下。

    小春并不在意,一脸的诡笑:“知道了知道了,我滚,我滚!龙哥,你们继续,继续哈。”

    易龙一脚将小春踹出去,猛地关上了防盗门。

    “别听他瞎嘞嘞。”

    易龙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段越也是。

    拆开包装纸,易龙将方糖推到段越面前:“你自己加吧,我手不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两块就够了。”段越说着就去拿方糖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易龙摸了摸段越的杯子,一把夺了过来:“这都不怎么热了,我去给你冲杯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眼见着杯子被拿走了,段越有些着急地喊道:“那这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倒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江宅,文叔、卓展、段飞大眼瞪小眼地在客厅坐着,气氛沉重得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“段飞,还是没联系上壮子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死哪儿去了,不管他了。对了,要不要报警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报警的话,司空的事儿就搬到台面上了,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顾三儿就是吃准了咱们这一点,才敢跟咱们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不会把小越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小越在他那里多呆一分钟我都难受!”

    “文叔,他们只要这两样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长生果和司空,任意一样都行,顾三儿在电话里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长生果跟本就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他不信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

    “段飞,我记得你不是有个同学,计算机超厉害那个,曾经做过黑客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你想?”

    “联系他,看看能不能把从中民路天桥到你家这一路上的监控黑了,任意一个都行。只要发现隐土邦那伙人的身影,不止易龙,猴子、大彪、魏子、小春、来喜、虎头他们,谁都行,发现一个就盯准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我这就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文叔,让文远派辆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卓展,你要?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西市刘各庄屠宰场和城北的香墅苑看看。”

第二百五十九章 方糖与茶叶梗(一)(2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