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047殿下,我愿用生命守护你1(二更)  吾皇她霸气侧漏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凤神鸾马不停蹄地向王畿奔去,仅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到达王畿城门。

    一到城门附近,凤神鸾的心就凉了。

    只见城门口满地都是断臂残肢,一群穿着诸侯王军服的士兵正在清理战场。城门上的旗帜已经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不远处,滚滚浓烟飘在天空中。

    凤神鸾下马,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离这里不远,有一处荒废了的民居。

    凤神鸾走进厨房,土灶上有口锅。

    她将锅搬开,锅下赫然出现一个大洞,凤神鸾跳进洞中,顺着地道走去。

    地道直通神宫,以前凤绛天不让凤神鸾出宫,凤神鸾偷偷挖了这个地道,溜出宫去,结果差点被人给骗了。

    好在凤神鸾机灵,那人偷鸡不成蚀把米被她送进了衙门。经此一事,凤绛天倒也不拘着她了,给了她一块出宫令,但前提是有人跟着她一起出宫。

    想到父神,凤神鸾的眼又盈满了泪花。

    她走的飞快,不一会,地洞便到了尽头,凤神鸾偷偷掀开遮盖在地道上的草皮,小心地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只见画镂水榭四处布满了穿着诸侯王侍卫服的守卫。

    凤神鸾心中发紧,开始担忧起母神的安危。她趁守卫不注意,偷偷地从地道中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凤神鸾向着含光殿摸去,刚走到含光殿前院,就看到含光殿众人纷纷被捆绑在一起,周围围着一圈守卫,个个凶神恶煞,手拿长枪。

    一人站在守卫面前,趾高气昂地喝令着,“舞瑶公主有令,这群人没有舞瑶公主的允许,不准放出一个。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小莲。

    “呸,平日里装的有多忠心,没想到你居然是内奸,枉我们大家对你一片信任,你居然敢背叛公主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仆役恶狠狠地瞪着小莲骂道:“狼心狗肺。”

    站在这仆役身边的护卫一听这话,要上前扇他一个巴掌,却被小莲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?我从来都没有背叛过公主,只不过我忠心的永远只是舞瑶公主,而已。”小莲冷笑道。

    含光殿众人怒了,他们纷纷唾骂。

    “呸,不要脸的走狗。”

    “凤舞瑶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去害公主。”

    “做了凤舞瑶的走狗,你迟早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旁监视的侍卫狠狠一巴掌拍在那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小莲对打人的侍卫摆了摆手,“让他们骂吧,顶多是听几声狗吠,又没有什么损失。”

    凤神鸾躲在暗处,冷不防,一只手从背后捂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凤神鸾瞳孔一缩,刚要对那人出手。撒塞恩特惊讶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撒塞恩特!

    撒塞恩特松开捂着凤神鸾的手,对她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凤神鸾任由撒塞恩特拉着她来到一处隐蔽无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凤神鸾挣脱开撒塞恩特,压低声音质问道:“我父神是不是崩了。”

    撒塞恩特身体一僵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凤神鸾心中已经有了答案。她接着质问道:“我母神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请跟属下走,属下带你离开这里。”撒塞恩特对凤神鸾的问题避而不谈,他边说边伸手要拉凤神鸾。

    凤神鸾躲开撒塞恩特的手,狠声固执道:“本宫不管,本宫要看到母神,不然本宫死都不会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见拗不过凤神鸾,撒塞恩特轻叹了口气,“殿下,神后娘娘特意吩咐我躲在这里,就是为了一旦公主回宫,立刻带公主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求你了,撒塞恩特,让我见一见母神,本宫,本宫,让本宫见母神一面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撒塞恩特的话像是一柄重锤砸在凤神鸾的心底。

    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,一路上因担惊受怕的心终于承受不住,泪水簌簌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撒塞恩特的心几乎要给疼碎了,他叹了口气,“公主,跟属下来。”

    撒塞恩特带着凤神鸾悄悄靠近勤政殿,两人躲在暗处偷偷观察,只见四周都安排着守卫精兵,排布着天罗地网。

    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哀嚎从勤政殿中传来,听着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凤神鸾湿了眼眶,这是母神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神鸾和撒塞恩特趁人不备偷袭了两个巡逻的守卫,换上他们的衣服,伪装成他们的样子,然后借着巡逻的势头,顺利地靠近勤政殿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惨叫声就越惨厉。

    撒塞恩特给凤神鸾打着掩护,凤神鸾悄悄打开勤政殿的侧窗。

    当看到里面的情景时,凤神鸾简直是要疯了。

    她的母神,她最尊贵最美丽的母神。她第一次看到母神的凤身,是一只漂亮的血凤凰。

    她看到包括银凤王、铭凤王在内的八位诸侯王,这些诸侯王哪还有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尊贵姿态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狰狞着表情,赤红着眼,像是一群发了疯的野狗,在疯狂地压着音筠的凤身,撕扯她的凤羽,连毛带肉一块撕扯下来,鲜血淋漓,喷溅在这群野狗们的脸上,他们的表情狰狞到可怖。

    凤神鸾双目猩红,她还看到她心心念念的未婚夫——风流泷,他正和凤舞瑶站在一起,看着她的母神这样任人欺辱。

    她看到凤舞瑶眼中的快慰,看到风流泷眼中的漠然,看到昔日慈祥的银凤王伯伯眼中的狰狞,看到母神眼中的痛楚,心痛如刀绞。

    她恨啊。

    凤神鸾的眼睛红的几乎要滴血,浑身止不住的颤抖,修长圆润的手指死死扣进窗框中,尖锐的木茬扎进她的指尖,血迹斑斑,她却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就在凤神鸾快要丧失理智打算不顾一切地冲进大殿时,一片温热袭上了她的后背,身体被人给紧紧抱住,修长的大手捂住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撒塞恩特在她身后隐忍道。

    凤神鸾明白,现在整个皇宫怕是都落到凤绛铭的手里,她这样出去无疑是送死。

    她死死地盯着那些刽子手,抓着窗框的手指已然磨破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她恨啊,恨不得咬碎银牙,恨不得生啖其肉,怒饮其血,将这些该死的家伙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“公主,凤神和神后都是为了您啊。”撒塞恩特在她耳边颤抖道。

    凤神鸾猛地一颤,闭了闭眼,透过窗框,看向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已然奄奄一息的母神。

    像是感应到了一般,音筠突然向着凤神鸾这边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,包含了千种不舍万般叮嘱。

    凤神鸾拼死忍住泪水,她不要哭,她不要母神放心不下她。

    “走!”她低声道,和撒塞恩特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凤神鸾和撒塞恩特的转身离去的那一刹那,音筠的眼中流下了一滴鲜红的血泪。

    一声长啸,她喷出一口心头血,鲜血染红地板上的金砖,任日久而不褪。

    音筠的身体随即散为红色的光点,魂飞魄散于天际。

    她的乖女儿,一定要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不远处,那声悲怆的长啸震入凤神鸾耳中时,凤神鸾泪流满面,整个人已经麻木,全靠撒塞恩特支撑她才没有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撒塞恩特,”凤神鸾两眼空洞,喃喃道:“我只有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撒塞恩特脚步一顿,揽紧了怀中的凤神鸾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风流泷愣愣地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气绝的音筠,心中压涌上一抹苍凉。

    风流泷闭了闭眼,不忍去看自家父王那张狰狞可怖的脸,不忍去看这些自诩为正义使者的丑陋嘴脸。

    堂堂神后被人逼得现出凤身,身上的羽毛尽数被人拔去。

    这不仅是酷刑,更是侮辱,若是那个小家伙知道她的母神被作践成这样,不知会难过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想起凤神鸾,风流泷清冷出尘的眸子黯淡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闭了闭双眸,小家伙逃了,快逃吧,逃得越远越好,不要再让他们这些人遇见。

    凤舞瑶站在风流泷旁边,眼中流动着淬毒快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了,那日在梧溪大比上受的辱,她终于讨了回来。

    凤舞瑶看着死去的音筠,心中畅快无比。

    音筠啊音筠,你可别着急,很快,凤神鸾就会来陪你了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冷不丁瞥到风流泷,见风流泷一脸冷漠正要离开,忙上前挽住风流泷的胳膊,“流泷哥哥,阿瑶有些头晕,我们出去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风流泷没有理会凤舞瑶,他径直飞快离去。

    凤舞瑶紧跟着风流泷出了大殿,看着风流泷离去的背影,她眼中划过一抹阴狠。

    “世女。”

    凤舞瑶转过头一个巴掌扇过去,“你叫本宫什么!”

    “公主。”一见形势不对,侍书慌忙跪下身,飞速道:“我们的人已经找到凤神鸾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凤舞瑶大喜过望,“她在哪里?还不快把那贱种给本宫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侍书面露难色,对着凤舞瑶道:“这事怕是需要公主殿下您亲自出马才行。”

    凤舞瑶冷下脸,“怎么,一个阶下囚而已,也用得着你们这帮废物如此小心翼翼?”

    侍书道:“是,是舞俞公主将凤神鸾藏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先在我这里躲一会,等风声过了我再偷偷送你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凤舞俞把凤神鸾和撒塞恩特两人安排到了湘俞殿一处废弃小屋,对凤神鸾道:“你放心我的人的嘴都很严,绝对不会说出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凤神鸾看着凤舞俞,心中百感交集,“凤舞俞,我们两个不应该是不对付的吗?”

    凤舞俞怔了怔,随即笑了笑,笑容无奈又苍凉,“可我发现,与我最亲的人却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对付我。”

    凤神鸾点点头,这时殿外传来一片嘈杂脚步声。

    紧跟着是仆役紧张的声音“世,舞瑶大公主,您怎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本宫还不能来了吗?本宫若是不来,还不知道本宫的好皇妹都背着本宫做了些什么事!”

    凤舞瑶趾高气昂的声音传来,听得凤神鸾紧紧地握着拳头,母神惨死的画面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,她此刻恨不得将凤舞瑶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撒塞恩特见凤神鸾这个样子,忙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凤神鸾一惊,扭头看向撒塞恩特,接触到撒赛恩特温润的目光,凤神鸾的眼睛湿了。

    他在告诉她,要忍!

    凤舞俞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小动作,她对着凤神鸾和撒塞恩特低声道:“我出去看看,你们躲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凤舞俞就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一出房门,凤舞俞就看到凤舞瑶颐指气使地站在园中,身边站着大批身穿黄色铠甲的侍卫,这些侍卫个个手持长枪枪尖对准了湘俞殿的仆役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搞出这么大阵仗是准备干什么!”凤舞俞怒喝道。

    凤舞瑶见凤舞俞露面了,冷笑一声,“本宫可真是没想到,本宫的好妹妹能耐居然这么大了,就连邪凰余孽也敢窝藏。”

    “凤舞瑶你乱说什么呢!”凤舞俞叱道。

    “哼,本宫有没有乱说你自己心中有数,你们,给本宫搜!”

    凤舞瑶看了一眼凤舞俞身后的屋子,指着那屋子喝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!给我拦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!本宫可是奉了当今凤皇的命,谁若敢阻拦,下场定当和他一样!”话音刚落,凤舞瑶猛地抽出长剑,一剑插入面前一名宫人的喉咙中。

    “说!邪凰余孽在哪?”凤舞瑶的剑尖指着一个宫仆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同伴鲜血狂喷如柱。

    凤舞瑶说杀人就杀人,连一丝征兆都没有,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众人面色齐齐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那名宫仆更是瘫软在地,指着凤舞俞背后的小屋道:“大,大公主,她,她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凤舞瑶一笑,长剑一扬,剑身上还挂着未干的血迹,滚滚血珠顺着银白色的剑身流下,滴入泥土中。

    “给本宫搜!”

    众侍卫如蚁潮般凤神鸾的藏身之处涌去。

    凤舞瑶想着,凤神鸾诡计多端,万一到时候她出其不备偷袭,那可就防不胜防了,不如先让那群人探个风头。

    于是凤舞瑶没有跟着众侍卫冲进去,而是站在外面静候消息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里面并没有人。”侍卫长出来道。

    “没人!”

    凤舞瑶不信。

    她斜眼向凤舞俞看去,见凤舞俞面上不复方才的紧张。她心中冷笑,她这个妹妹啊,还真是心往外人偏。

    凤舞瑶看着面前的屋子,她的的直觉告诉她凤神鸾应该还在这个屋中。她的人已经将这个湘俞宫团团围住,凤神鸾就算是插翅也难逃。

    “待本宫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凤舞瑶抬脚向着小屋中走去。

    凤舞俞犹豫了片刻,也跟着凤舞瑶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一进屋,凤舞俞就看到满地狼藉,到处都是灰尘。

    凤舞瑶的侍卫将一切东西都砸了,放眼望去,没有一片可以藏身的地方。

    凤舞俞心下放松,还好,他们逃了。

    凤舞瑶的目光落到后窗上,她到窗前,拿手帕在窗沿上一抹,只见手帕上干干净净,显然是有人事先已经跳窗逃跑了。

    “屋顶、墙壁都搜过了吗?”凤舞瑶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都搜过了,没有。”

    凤舞瑶反手一巴掌打在那回话侍卫的脸上,“没用的废物!”

    “属下等人该死!”那些侍卫慌忙跪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