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十九节 利齿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猎狗是不能喂饱的,否则就不会撵猎物,鸬鹚也需要在脖子上绑绳子,才能防止它把大鱼吞下去,李二竭力的想要扮演猎人和渔夫的角色,却不太成功,门阀依旧兴盛,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,真是一鸡死一鸡鸣,如同长在身上的毒瘤,不能全割掉,全割掉会丧命,只有一点点割,不让他大到危害生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都在苟且,只要眼前过得去,没必要闹得沸沸扬扬,在皇宫里云烨和李二有过一次很深刻的谈话,这一次,李二终于向云烨展现了他勃勃的野心,有了羊毛布,攻伐草原不再是无利可图,无边的草场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富,薛延陀,吐谷浑,将是下一个征服的目标,看到了贸易的好处,准备打通那些阻碍商路延伸的绊脚石,只是现在国内依然千疮百孔,财政弊穷,而战争这种事情,打的就是一个勇气,一旦时间拖得久了,将士们脾肉顿生,再想拿起横刀就很困难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高句丽就在东边虎视眈眈,这个击败了大隋的国度,一时间野心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,已经开始有计划地把触角向西边延伸,战争迟早还会到来。

    先发制人是李二一向的主张,只要你对我有敌意,那么你就是我的敌人,只要时机合适,从背后捅刀子李二都干,所以这一回与其说是为自己赚钱,不如说是为了筹集军费。

    在书院学生暗地里统计长安富豪的时候,有心的学生居然做了另一个统计,长安附近三县的土地官员和勋贵就占据了其中的三成,皇家占据了五成,在这个人口最浓密的地方,数百万百姓只占有田亩的两成。

    这就是马周的调查报告,事情不掀开,大家不知道严重到了何种地步,一旦有了详实的数据,再美妙的语言也无法掩饰真相的残酷。是锥子总要出头的,这回就算没有常何的推荐,马周依然是书院诸多学子中最出类拔萃的人物。

    《论土地分配疏》一出,一下子就把马周和满朝的勋贵官员割裂开来,云烨看了这倒奏疏,堪称字字血泪,处处珠玑,不但有历朝历代的详实资料,也有长安现在的田亩状况,他甚至给出了解决的办法,那就是把勋贵们的田地,从关中给换到其他需要开发的地方,这样可以借助他们的财力好好地开发边远穷荒之地。给出最远的地方居然是海南岛。

    云烨无所谓,哪怕你把普吉岛给我都行,我带着全家去那个有天堂美誉的地方去住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一竿子捅翻得何止是一船人,连他的学友都不同意这么干。

    书院是一个讲道理的地方,所以在饭厅里给他们摆开战场,由得他们去争论,云烨布置的课业,就是要他们必须相互妥协,相互让步,最后达成合约。

    学子们分成两个阵营,唇枪舌剑互不相让,谁也不敢轻易松口,一旦达成合约,书院就会以奏折的方式呈递朝廷,请满朝文武和皇帝陛下裁决。

    路过书院饭厅的时候,看见里面坐满了人,有人还在激烈的争辩,内容云烨不想听,马周提出问题的能力很强,解决问题的能力却很差,过于理想化了。

    长孙对钱财的反应很快,中午接到了李承乾的报告,下午就有禁军来家里布置警卫,还好丫头们都被奶奶带到玉山去了,家里就云烨和姑姑婶婶在家,随他们折腾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刚亮,长孙的车架就到了云家,连客套的话都没有就直奔假山地洞,花园里全是禁军,地洞里也被细细的搜查过,昨天晚上,云家就把香水作坊搬出了地洞。

    长孙看着流光溢彩的玻璃制品,看得出来,她的腿有点软,把贴身侍女还有护卫全都撵了出去,关上门,只留下云烨和太子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处置这些东西,”长孙很严肃的问云烨。

    云烨笑了,随手抓过一只玻璃天鹅,手一用力,天鹅的脖子就被撅断了,看的长孙一阵心疼。把断成两截的天鹅扔到墙角才对长孙说:“娘娘,这些东西就不值几个钱,这一屋子的玻璃其实都是沙子烧成的,胡子的玻璃也是沙子烧的,烧的还没有咱们好,都是拿他骗钱呢,可笑还有人上当。”

    说完特意瞅瞅长孙腰间的绿色玻璃配饰,听说是花了大价钱才弄到手的。

    长孙一把扯下配饰没好气的说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?看着本后出丑也不说一声,天天看我的笑话?

    “娘娘谁会没事干老去看你的配饰,我就是说这些玻璃就不是个值钱东西,一再强调这句话,就是想告诉您

第十九节 利齿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