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戏台之下,一片惨然。

    ?似乎这戏台上的戏,引发了所有人共同的记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是沉浸其中,他此前,所见的不过是冰冷的奏报而已,哪怕只是一个案子,也不过是寥寥一句抢占民女之类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产生的,只是一个大概的印象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在他面前,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女子求告无门,受了莫大的冤屈。而那周家父子得意洋洋的模样,更是令弘治皇帝心里堵得慌。

    而此刻,刘健亦是沉浸其中,一张布满皱纹的脸绷了起来,显然心情也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可李东阳却是心头一震,眼中闪过一抹光芒。

    他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一丝不苟的看着戏台上。

    戏台上……京察已经开始了。

    京察们查访了周家的罪行。

    太子要求彻查到底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都绷了一根弦一般。

    便连那赵母,却也张大了眼睛,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人们紧张的看到,周家如何妄图要脱罪,那主事官周蒙,甚至还自鸣得意,认为礼不下庶人,刑不上大夫,京察不过雷声大,雨点小而已。

    直到太子下令拘捕,差役们冲至周家查抄,当太子判决斩周蒙父子时……

    戏台之下,依旧还是安静。

    安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又似乎所有人提起来的心,猛地……又落下了。

    随着那周蒙父子押上了法场,突然,人群之中有人激动的暴喝一声:“杀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杀的好!”

    随之,宛如惊雷……整个戏台之下,上千的百姓,顿时爆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杀得好,杀了这狗东西。”

    激动的欢呼声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以至于瓮城外警戒的差役都给吓着了。

    戏台上的‘周蒙父子’落得悲惨下场,却不知什么时候,有土块竟是朝这戏台上砸过来。

    那‘周蒙父子’顿时倒了霉,演周蒙的人,哎呀一声,却是不偏不倚,被那土块砸中了面门。

    他忙是抱着脑袋,匍匐在台上,竟是心里生出了恐惧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豁然而起,也不禁为之激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简单的故事。

    甚至……可以用粗鄙来形容。

    见识过真正的名角的弘治皇帝,对于这草台班子的演技和唱腔,更是无感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……他就沉浸在其中。

    周遭的百姓们,这一刻发出的叫好,绝非是伪装,伴随着这欢呼声,弘治皇帝察觉自己的心脏也在有力的跳动。

    人们激动欢呼着,便连懵懂的孩子们,也开始发出了尖叫。

    这浩荡的热潮,已淹没了后头戏子们落幕的唱腔,那周蒙啊呀呀的一声,整个人倒地,象征已经人头落地,更是引发了新的一轮欢呼。

    刘健骇然的看着左右,那尾随而来的翰林吴家旺更是脸色惨然,他被吓着了,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李东阳心头一震,下意识的看向角落里的方继藩。

    却见方继藩也激动的拍手叫着:“好,宰了这狗东西,居然敢说王法是他家的,他算什么东西,也配姓方,阿不,姓朱!”

    自然,方继藩的呼喊,早就被人声鼎沸所淹没。

    更有人……热泪盈眶,激动的垂泪下来。

    赵二便哭的厉害,就好像自己的冤屈得到了声张一般。

    其实百姓们的心思是最简单的,正因如此,一个包拯的故事,能在上一世,传唱数百年,几乎每一个历史上的人物,形象好的,都给他们扣一个为百姓伸冤的形象,因而有了狄仁杰,有了包拯,人们其实不会记得狄仁杰和包拯在历史上做过什么,只晓得他们能平冤昭雪。

    似赵二这样的人,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戏,这看戏,对他而言,有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乡下的士绅们,不屑于教化他,认为他是粗鄙之人。读书人们的话,他也听不懂,都是之乎者也的,绕着圈子。

    可这戏,他能看明白,而且……不枯燥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一场戏已落幕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,人们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有人登台,大呼道:“京察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。

    骤然之间,上千人异口同声回应,发出了雷鸣的声音:“好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咱们皇上下旨京察,要给咱们小民平冤枉昭雪,大家伙儿说,好不好啊。”

   &nbs

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