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到了医学院,要先学解剖。

    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。

    他很懊恼,在解剖房里,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,否则,自己改捋起袖子,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。

    他取了手术刀,而此时,女医们已是吓坏了,一个个人,脸色惨绿。

    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,安慰道:“别怕,别怕,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,大家看仔细了,这五脏六腑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便是无数双芊芊玉手,竟是下意识的掐住了方继藩,无数的白衣天使们,朝方继藩身边依偎而来。

    方继藩顿时神清气爽,他喜欢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然,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自然不是因为……揩油的原因,而是因为……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,在这个世上,终于有伟大的女性,跨越了雷池,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,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,方继藩创造了历史!

    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,接着,低头,划拉着,而后,掏出一样样的东西,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:“看……这是腰子……你们在课本里,应当学过吧……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梁如莹已是吓得脸色苍白,她死死的拉着方继藩的衣襟,方继藩能感受到她和许多人一样,微微的在颤抖。

    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:“这个厉害了,这个是肝,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?切成片儿,放入油锅,再和蒜头、葱姜混炒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,几乎要夺门而出,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。

    凡事都有第一次。

    这一点,方继藩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解剖之后,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,片刻之后,楼道里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:“太子殿下,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耷拉着脑袋:“这已是很委婉了,哎,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,多解剖几次,就成了,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,即便将来,有的女医不需手术,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,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,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虽然觉得朱厚照有点用力过猛,不过……却也认同朱厚照的话。

    “老方,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,眼里别有意味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呀。”方继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来:“我方继藩对公主殿下的忠心,天日可鉴,殿下把我当什么样的人,我方继藩莫说做什么事,这等不健康的念头,我便是想都不敢去想,倘若我有什么非分之想,现在开始,我孙子断子绝孙!”

    朱厚照撇了撇嘴:“至于如此吗?虚伪透顶的家伙。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新城的宅邸里,有人发出了咆哮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小人亲自打探到的,医学院的女生们,被领着去了医学院,不只是如此呢,出来的时候,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,就好似……有了身孕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去了医学院,医学院里,这么多的男子,这男女授受不亲啊,更可怕的是,还这么多人瞧见了,这未出阁的女子,大家闺秀,如此抛头露面,这下完了,这个女儿,白养活了,不但白养活。却还要遭人耻笑,从此之后,梁家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。

    天哪,造孽啊。

    梁储老眼里,突的红了,他站起来:“什么叫看着有身孕似得?”

    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,这门子忙是跪下:“老爷,老爷,这怪不得小人哪,这……这是外头传的,外头就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在这个时代,是极恶毒的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,听了去,非要悬梁上吊不可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,不会让人们认为,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,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,不但觉得无法做人,还得乖乖反躬自省。

    梁储身子颤抖,觉得自己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他脸憋得通红,泪水在眼眶里团团的打转。

    这还了得,这还了得啊。

    “不成,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。”梁储说着,抬腿就要走。

    外头,梁储的两个儿子,早就到了,却不敢进来,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,吓着了,冲进来,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:“爹,爹啊,不能去啊,去了就是肉饼子

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