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愉快的水兵们吹着口哨,预备返航。

    偶有人被胡开山拎起来,一顿狂喷。

    他们坐着颠簸摇晃的海船没有呕吐,却在胡开山一顿吐沫横飞之后,抱着肚子吐了。

    大船开始回港,在次日抵达了海港之后,海上的巨鲸已经不必水兵们料理了。

    宁波府数十个士绅联合了起来,承包下了巨鲸。

    每一头巨鲸回来,他们会如数送上银钱,一头按大致的重量,分为万两、八千两不等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便招募了人头,用拖船将巨鲸拖上岸,他们招募了数百人,对巨鲸进行剥皮,这皮可以制衣,现在在市面上,许多人求购,一方面可以彰显身份,另一方面,穿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而鲸肚里的残留粪便也是不少,这也是钱换回来的,自然不能浪费,可以作为肥料,只要掏出来,自有许多百姓挑着担子来争抢。

    油脂则可进行炼油,不只可以制成蜡烛,还可以作皂角。

    便连心肝,也可对其进行处理,营养丰富,能卖上好价钱。

    至于最实质的鲸肉,自不必提了。

    这是好买卖,利润丰厚。

    现在士绅们对水寨没有了敌意,提起了水寨,便翘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招募的民夫日益开始庞大,许多人开始不再务农,而围绕着鲸鱼和黄鱼为生。

    宁波这里人多地少,有足够的民力,且因为兜售大黄鱼和鲸肉利润丰厚,士绅们开出的工钱也高,甚至还吸引了不少外乡人来。

    士绅们现在只恨水寨中的船太小了,他们还承包了水寨的黄鱼买卖。

    取得大黄鱼之后,一切由他们进行处理,或是制成腌鱼,或是让人晒成鱼干,有的人还专门挖了冰窖,储存刚刚入港的黄鱼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备倭卫既可心无旁骛,虽是有不少利润都被本地的士绅和商贾们拿了去,可至少不必为其他事操心。

    宁波知府温艳生而今又成了士绅们交口称赞的好官,这位温知府真乃无为之治的典范,救民于水火,官声渐隆。

    船已靠岸,水兵们下船,休憩之后,戚景通便挥着鞭子开始命人集结,鼓声一起,个个吃得大耳腰圆的水兵们,便又精力充沛,各自携带武器集结,开始进行操练。

    水寨里操练的呼喊声,伴杂着水寨之外的嘈杂叫卖声,相映成趣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世界,这个世界里,每一个人脑子里都围绕着这世上最世俗之物而转动,这里容不下丝毫的高雅,有的便是一群浑身铜臭之人,为了自己的明天而努力。

    水兵们此时在烈日之下,操练着‘三才阵’,这三才阵乃是戚家军的鸳鸯阵,在经历过大小无数战之后,根据实际的战斗经验改进而来。

    其中大三才又分大小之分,大三才阵就是把两伍并列的队形变成横队,队长持牌居中,左右各一狼铣,狼铣左右为两长枪拥一牌,短兵在后……与此同时,无数个小阵,狼牙交错一起,形成一个长蛇一般的横面。

    所谓狼铣,便是长矛的一种,颇有些西方方阵中的巨矛,利用其长度优势,足以将敌人阻挡其外,使只拥有短兵的倭寇无法靠近,可直接戳伤敌人!与此同时,长矛手则伺机攻击,作为补充,持牌兵则作为防守。

    同时,水兵营里,还有一支专门的马队,马队护卫阵队的左右,进攻时,负责突击敌人侧翼,一旦战事不利,则回防保护侧翼的安全。

    至于后队,即为预备队,一方面作为补充,另一方面则装配了火铳,在天气合适时,他们会在敌人未靠近时,进行火铳攻击,而一旦短兵交接时,则退至后队,随时接应。

    任何阵型,其实都有其巨大的杀伤力。

    可要发挥其效果,却需苦练。

    戚景通来此之后,主要便负责大三才阵和小三才阵的操练,他一丝不苟,不敢有丝毫的大意,同样的动作,让水兵们去操练一百次、一千次,他随时提着鞭子在队列中逡巡,即便烈日灼心,浑身扑哧扑哧的冒着大汗,汗水黏着他的眼睛,很是不舒服,可他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水兵们一次次的持矛、持狼铣刺杀,喊得喉咙冒烟,盾手一次次的举盾,下盾,再举……

    火铳手拉到了另一边的校场,装药,射击,再装药,硝烟弥漫。

    三四十人组成的骑兵编队,则围绕着海港沿岸,来回打马奔驰。

    这样的操练自也是疲累的,可水兵们没有丝毫怨言。

    他们有着一个最朴素的观念,谁养活了自己

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