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弘治皇帝本是对于方继藩所描述的巨鱼,是没有太大兴趣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他对于一切修饰的言辞,都会自觉地免疫。

    这……其实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皇帝身边充斥了文臣,一群读书出身的家伙。

    他们寒窗苦读,每日琢磨的,就是用词。

    十万大军,他们可以说成八十万大军,没有什么都不敢说,也没有什么他不敢吹的。

    当他得知巨鱼来了,甚至……他压根有些不愿来看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天子,天子有很多事,没这闲工夫。

    可他终究还是来了,磨磨蹭蹭的抵达时,他第一眼,就看到了那巨大的骨骼。

    这骨骼,竟比寻常的殿宇还要大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骨骼之下,一群如蝼蚁一般的人在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他的内心……震撼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是巨鲸……

    身后的萧敬吓了一跳,脸都白了,生怕这妖物会冲撞圣驾,他下意识的,想要扯住陛下。

    可弘治皇帝已加急了脚步,走到了这空旷的紫禁城谨身殿前。

    在这周遭,已许多戴着翅帽的官员一脸错愕的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平时爱吹牛,张口就是飞流直下三千尺或是白发空垂三千丈,可真正眼见为实这样的巨物时,所有人脸色蜡黄,有一种,窒息的感觉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已经徐徐的走近,站在一根肋骨之下,他仿佛如襁褓中的孩子,他昂头,沉默,突又垂头,接着,侧目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此鱼甚大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句废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,见此鱼,臣……臣竟诗兴大发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懒得理这个家伙,他看到了一张张错愕的脸,连闻讯而来的刘健三个大学士,也是一脸的错愕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待诏房的欧阳志,只是看着巨鲸的骨架,没有吱声,当然,面上也没有什么惊恐。

    看第一眼的时候,欧阳志没有啥反应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反应过来了,这种震撼劲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偶尔,心里会有一丝涟漪,可很快,这涟漪又归入了平静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惊为天人:“欧阳卿家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沉默片刻,上前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此鲸,惊否?”

    “惊!”欧阳志想了想回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心里感慨,真是个谦虚的人啊,明明视若无睹,却还是如此回答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道:“你来搀扶着朕。”

    欧阳志将弘治皇帝搀扶住,弘治皇帝觉得自己手臂有些颤抖,而欧阳志的手很稳,稳的出奇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欣赏这样的大臣,因为在历朝历代,他从史书之中,总能见到一些正直的大臣各种处变不惊的记录,只有奸人和贼子,才动辄色变,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所谓小人长戚戚、君子坦荡荡。

    因而……弘治皇帝认为欧阳志乃是君子,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他穿梭在骨骼之下,这骨骼比他还高,可以穿行。

    “你对此,有何看法?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存着考较欧阳志的心思。

    欧阳志回答道:“陛下,此鱼恐有数十万斤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感慨万千的颔首:“是啊,一斤肉,可以给一个百姓分食,这数十万斤,便可使十数万百姓,做一日的口粮,你看看,一头鱼而已。你回答的很好。”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欧阳志一眼:“你第一个念头,想到的是肉,你这是想要提醒朕,这些肉,可以供养百姓吧,不错,百姓们过的苦啊,有肉吃,不知该多喜欢,欧阳卿家,你真是一个实在的人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露出了笑容,他指了指自己的心:“无论是为君还是为官,这心底,都不能只装着自己,得怀着家,得有国,得有天下。可这家国天下,说一千道一万,无外乎只一个字——‘民’也!不愧是方继藩的弟子,名师出高徒!”

    欧阳志沉默着,面上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得此夸奖,居然也没有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很满意。

    朝廷需要的……就是这样的人,此人……可以好好的栽培,将来,便是自己……不,甚至可能是自己儿孙的肱骨之臣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手轻轻的摩挲着这巨骨,突然身子一颤,眼眶竟红了。

    其他大臣见状,纷纷涌上来:“陛下……这是何故……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随即他脸色凛然。

  &nbs

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