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是真的很香啊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并没有刻意的浮夸,实在是……这辈子很少能享受到如此惬意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那土豆泥,比他寻常所吃的膳食,竟还好好吃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,他大快朵颐,方才劳作之后,本就腹中空空,又吃了那黄米粥,如今,真觉得这土豆泥,如山珍海味一番。

    刘健等人,也已饿了,吃了那黄米粥,再吃土豆泥,都如陛下一般的感受。

    众人吃的不亦乐乎,一盘土豆泥,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摸摸肚皮,饱了。

    这种饱食的感觉……真好啊。

    为何从前,就不曾有这样的胃口呢?

    刘健已露出了微笑,对这土豆,他已有了更好的印象,方继藩等人,没有吹嘘,这……理应是主粮。

    看着弘治皇帝和刘健等人都是欢笑一堂,方继藩绷着脸,一点都不觉得轻松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朱厚照,贼笑的样子,方继藩觉得自己的后襟发凉,太子殿下这钢丝走的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吃罢,抹了抹嘴,叹了口气:“有此粮,朕可以高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刘健巍颤颤起身,朝弘治皇帝行了一礼:“陛下圣德,屯田千户所上下,亦是功不可没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要请功了。

    对刘健来说,以方继藩等人的功劳,怎样封赏,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正可是粮食啊,能养活多少人,解决多少问题?

    弘治皇帝颔首,若有所思,看向朱厚照:“你是太子,若卿是朕,会如何?”

    朱厚照咋舌:“儿臣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倒知道‘谦虚’了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便道:“屯田千户所,即日起,准其出关,试种土豆,准其招纳流民,在关外选址,招纳流民,各处关隘官军,应予配合。”

    眼下最重要的是,在关外种出土豆来,倘若如此高产的主粮能在关外开花结果,那么,这便是对鞑靼人的致命一击了。”

    弘治皇帝说罢:“方继藩,朕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继藩一脸诧异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论功行赏的时候到了,谁料到,这个时候,竟是问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啥问题?除了微积分之外,方继藩也不是吹牛……

    弘治皇帝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:“朕问你,三皇五帝,存在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,陛下竟问出的是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那沈文正摸着自己的肚皮,觉得舒服了一些,可如今,却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问题,陛下曾问过自己。

    可现在,陛下再问方继藩,答案显而易见,陛下对自己的回答很不满意。否则,又怎么会问方继藩。

    弘治皇帝徐徐道:“朕一直在想一件事,朕问过许多人,都不曾得到一个令人满意的答案,你在西山,鼓捣你的新学。”

    学问,是不能用鼓捣来形容的。

    方继藩道:“陛下,这是臣的门生,王守仁的学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将这推的一干二净,天下谁不知,这王守仁是从你这学来的,少来和朕绕圈子,朕听说,你和王编修,在此提倡新学,因而,朕想问,你们新学,对这三皇五帝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方继藩沉默了。

    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明明就不是我的学问啊。

    内心的正义,不容许自己去冒名顶替别人的学问,这……太可耻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所有人的目光,都落在了方继藩的身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沈文,他心里对新学,是鄙夷,这种自信,来源于他多年的经验,天下新冒出来的学问,何其多也,可有谁能取理学而代之?

    何况,自己堂堂翰林学士,回答尚且不能让陛下满意,你方继藩乳臭未干,跟着一群读书人在此离经叛道,不过是年轻人们的胡闹罢了,等你们年纪大了,方才知道,何为正途。

    他捋须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很重要吗?”方继藩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一语惊人!

&

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