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m.luoqiu.cc
书架
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

第二百二十章 导火索(谢“某无名的书友”赏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    (PS:本章为打赏加更,谢谢“某无名的书友”支持!!!)

    林婧离开之前,将花费三千金币买来的钟鼓楼建筑图纸、文庙建筑图纸以及武庙建筑图纸,通通交给欧阳朔。

    欧阳朔转身交给书记官柏南浦,让他转交给建设司,督促建设司抓紧时间建造。按照规划,文庙和武庙将建在黄帝祠的左右两侧。至于钟楼和鼓楼,将建在玄武门前方,商业街最南端,内城河河畔,东西两侧,两两相对。

    钟鼓楼建成之后,必将成为山海县的又一座标志性建筑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八月二十六日,经过两个月的建设,西南大学堂终于正式落成。欧阳朔带领一众官员,兴致勃勃地参加了西南大学堂的揭牌仪式。

    相比欧阳朔最开始的设想,在徐叔达的提议下,二级县城基础建筑——棋院,也被并入西南大学堂,成为西南大学堂的第四座学院。

    欧阳朔在落成典礼上指出,西南大学堂的校训是“兼容并蓄,海纳百川”,未来的西南大学堂,要做到百花齐放,使之成为西南地区的学术圣地。

    揭牌仪式之后,欧阳朔在徐叔达的陪同下,前去拜访姜尚。

    经过范仲淹和徐叔达两人的软磨硬泡,姜尚终于答应在西南大学堂隐居,同时又拒绝徐叔达提议的经学院名誉院长的头衔。

    初秋时节,校园内绿树成荫,鸟语花香。在西南大学堂西北角,有一座小型人工湖,名叫望月湖,湖水引自一墙之隔的内城河,湖内种有荷花。湖心有一座小岛,名叫坠星岛,姜尚便隐居在这座小岛之上。

    坠星岛与外界并无连通的水上长廊,只有乘坐轻舟,才能抵达岛上。轻舟侧畔,水波荡漾,朵朵荷花盛开,通过清澈的湖水,还能看到水中的游鱼。

    天空下起蒙蒙细雨,水滴击打在荷叶上,发出叭叭的声响。

    姜尚已是八旬老者,为了照顾他的生活起居,文教司特意安排两名仆役,侍奉左右。两名仆役协助姜尚,在坠星岛开垦菜地,种植蔬菜瓜果,养殖鸡鸭鹅等家禽。望月湖对鸭和鹅而言,就是最好的栖息环境。

    欧阳朔上岸之后,举目四望,岛上极为素雅,既无雕栏画栋,也没有什么名贵的花草树木。一排低矮的茅草屋,伫立在小岛中央;茅草屋前,用篱笆围成一座小院,空地上开垦出一笼笼的菜地,有些甚至已经长出新芽。小院旁边,是一片竹林,青翠欲滴。一阵清风吹过,竹林发出哗啦啦的声响。

    院子的另一边,是一口水井。水井旁边,摆着一块条石。条石高不过半米,成卧榻状,表面极为光滑。仆役介绍,太公经常倚在条石上读书。

    在仆役的引领下,欧阳朔撑着油纸伞,穿过茅屋小院,来到后山,一条卵石铺就的林间小径,弯弯曲曲地通向远方,顺着卵石小径,来到湖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湖岸边,姜尚披着蓑衣,带着一顶破旧的草帽,正握着鱼竿,在湖边垂钓,旁边的鱼娄空空如也,一无所获。欧阳朔寻思,这老头不会又在玩什么“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”之类的把戏吧。

    “太公,君侯来看望您老。”徐叔达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姜尚丝毫不为所动,转身朝徐叔达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示意徐叔达,不要吓走他快要上钩的鱼儿。徐叔达无奈,只能陪在君侯身边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仆役倒是识趣,搬来一张小凳子,请君侯坐下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整整一上午,眼看雨越下越大,姜尚仍然不为所动,不发一言,握着的鱼竿,一上午都没见他换过鱼饵。

    欧阳朔无奈,知道姜尚归隐之心坚定,只得告辞离开。“太公,冒昧来访,无衣就此告辞,下次再来拜见太公。”

    就在欧阳朔转身离开的一瞬间,远处的姜尚突然开口:“君侯,牧野之战期间,武王已经被你杀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欧阳朔心中一顿,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太公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回来的时候,老朽见君侯的亲卫个个骑乘战马。奇怪的是,拦截的时候,君侯的亲卫却没有留在君侯身边,岂不奇怪?唯一的解释,就是亲卫被君侯你派去拦截武王。”姜尚的洞察力,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既然被识破,欧阳朔倒也坦然,看向远处的姜尚,平淡地说道:“不错,武王早已被亲卫所杀,人头被送到商王帝辛跟前。太公若因此而决心归隐,本侯也无话可说,告辞!”此刻起,欧阳朔是彻底绝了请姜尚出仕的心思。他是领主,是廉州侯,只凭自己的本心行事,犯不着为了

第二百二十章 导火索(谢“某无名的书友”赏)(1/2)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